只要天空不死,我就永远是一个观星者
 
 

[韩叶]从前慢(霸图O无料)

《在兹》后续,两人退役设定,大概是一点旧事和一点温柔,很平淡的日常。另,为统一文中皆称叶修,不再切换。

BGM→《从前慢》

霸图Only限定无料,摊位是B7,天窗走→http://doujin.bgm.tv/subject/43273,详细信息在文末。不!想!糊!墙!




这场战斗没有持续太久,君莫笑手下不停,保持着连招,千机伞突然从格斗系转为剑系,使出月光斩!

山林俊秀,有羊肠一道,升腾袅袅雾气不散。这是最后一招。

——君莫笑收伞,血花飞溅。

屏幕上闪现两个大字“荣耀”。

年纪渐长,不可避免地会遭遇手速下降。但老将的意义在于,对节奏的掌控可近似于踏雪无痕,比巅峰时期显几分举重若轻。叶修退役几年后的操作,草木皆可为剑,游走在荣耀江湖中,真有天地孤旅一散人的感觉,十分潇洒自在,也是完完全全在享受游戏带来的乐趣了。

叶修把耳机顺手挂到一边,感慨地摸了摸新鼠标:“触感和回馈可真好。”

韩文清代言着一家外设品牌,即使退役了,减少了电视出镜量,厂商也仍然不敢含糊,每次有新品推出,都会立刻给韩文清打包一份。

叶修曾因为这事儿调侃他:老韩品牌价值巨大,不为别的,镇宅招财啊。只是老韩同志不领情,剑眉一挑,目光直射到脊梁骨,叶修从韩文清鄙视的眼神中看出了万语千言——镇宅,也是镇你的宅,瞎BB什么呀。

这次暑假国家队集训,叶修还在北京忙乎。和往常一样,厂商给韩文清送了一套新键鼠。韩文清接到机子上试了一下,就直接趁着见面给叶修拎到了北京。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职业选手选键鼠就如同剑客挑选名剑一般,都是稳定竞技水平,提高比赛质量的必要选择。键盘是厂商新研制的光控产品,触点快而敏感,正适合微操极为细腻的职业选手。叶修虽然已退役多年,但因为保养得好,手速和反应下滑都在可控范围之内。

显然韩大神拿来的东西很合心意,叶修也不多说,手底爱惜地把玩着,嘴角带一丝浅笑,能看得出来心情大好。

——送东西送得这么得宜,又不虚张声势,只有自家男朋友能做到。

韩文清注意到叶修的表情,心里也挺高兴,嘴上却不多说,上前呼噜他一把头毛:“走,吃饭去。”


这是韩文清第二次来天坛公寓。这是总局下设的老公寓,在北京的老城区,周边各项基础设施都很完善。夏天晚上吹着小风,两人都觉得十分惬意,也不想走得太远,直接门口找了家炒菜馆子了事。

十年职业生涯,让叶修习惯了南方的饮食习惯,但喜欢加点辣。知道他心里想什么,韩文清拿过点菜单,不动声色的把辣子鸡丁划了,添上了鸡汤面。叶修无奈一笑,举手投降。

他懂韩文清的意思,也不能拒绝这样的好意。 

叶修胃算不得好,年轻时生活太不规律,熬夜是常事,三天不熬夜,全身都不对劲。兴致上来了一碗泡面解决战斗,不吃不喝也不是没发生过。后来到了兴欣被陈果圈养,还是没法完全做到膳食平衡,久而久之有点慢性胃炎。加之胃病算是个情绪病,人再强大也有精神紧张的时候,只不过不为外人道也。本来这不算大毛病,叶修更没犯过几次,但恰好被韩文清撞见过。 

韩文清觉得都是大老爷们,用不着天天做些细致温柔的姿态,嘘寒问暖努力加餐。但叶修是他人生的意外,是他认定的伴侣,是他要相伴一生的人。平时嘱咐地不多,但还是在见面的时候尽可能看着他,吃得健康,吃得舒服。

北京饭馆里山东风味不少,姑苏风味也常有,因此做得好的馆子,改良多聚南北之精,令人难忘。这小饭馆的老板擅长做面,水面在手,有一方豪杰的气度,可抻出万千银丝,挥洒如丝绦,佐以豆芽鸡丝等,再配时令鲜蔬。汤是鸡汤,柔嫩而鲜香,令人食指大动。 

叶修尝了口面,熟悉的味道让他愣了半晌。 

也是,除了老板手艺更好,比小韩神色更淡然的老韩,一切都跟多年前没什么两样。 

 

  

第四赛季夏休期时,电竞别说强势,作为划分到竞技类的项目,都还未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可。人们觉得,没在体育馆里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吃苦流汗不放松,也能叫竞技?这种不认可尚未造成巨大打击。因联盟建立也不过区区四年,从一众杂牌联赛中脱颖而出,正是全赖诸人齐心推广的时候。而且作为未来的潜力发展项目,已经被上层投注了一些目光。 

所以当总局向联盟提出临时集结一支队伍,与前来交流的别国选手进行几场友谊赛推广时,联盟几乎是惊喜着答应了。金成义走了一个赛季,领队便由刚接手还雄心满满的冯宪君担着,并直接点将,凑了十来个选手,住进了天坛公寓。 

不过话虽说得好听,表演赛毕竟不是正式国际大赛,临时组起的队伍也没有国家队的配置,更像草台班子。天坛公寓地方不算太大,周围又是居民区无法扩建,住宿条件算不得宽松。他们能临时入住是因为其他队伍出征世锦赛,勉强腾出了几个房间。 

等正主一回来,集训尚未结束,荣耀众人也无法继续“鸠占鹊巢”,只好搬进了隔壁的爱华宾馆,好歹方便往返训练局。冯宪君脸色有点僵,带着韩文清去清点固定资产上报办迁移,叶修带着其余人去宾馆办入住。 

这种不如意并非坏事,多年以后他们才发现,这次非正式比赛让电竞项目走向一个可以作为开端的场景里,留待以后人们慢慢回味咀嚼。在一个可以眺望远方的年代里,像新发芽的种子,值得人们的小心爱护。 

韩文清回来时,诸人已经安顿好了,推门而入发现叶修坐在黑黢黢的屋里已经打上了荣耀,神情专注,笔记本调得很亮,屏幕光映着额头,照出了一层细密的汗。韩文清上前摸了一把,触手冰凉,湿乎乎的:“你怎么回事?”

叶修慢吞吞地停了鼠标,抬头看了韩文清一眼:“有点肚子疼。”尾音发飘,中气不足,但瞅准时机,抬抬手指又释放了一个技能。 

韩文清一皱眉,力拔千钧地把叶修拖到了床上:“别玩儿了!上床!” 

叶修:“……” 

这话说得太歧义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的,小韩同志也有点脸红,好在屋里拉着窗帘,看不太清楚。老宾馆带着上世纪的感觉,夏日里更显得闷热,知了在窗外不知疲倦地叫着,屋里只有一台风扇在呜呜作响。 

叶修没再折腾,躺在床上慢慢放平了身体。忙活了一上午,中午不饿就没吃饭,加上总决赛结束不久,精神一直没得到放松,犯了胃疼。叶修轻轻地翻了两次身,有点躺不住,手也没忍住往胃上按了按。 

第四赛季的韩文清,已经不是网游里尚有一丝青涩的大漠孤烟,也还不是第十赛季老而弥辣的联盟传奇——正是霸气四溢的时候,一开口声音都是硬的:“肚子长到胃上了?” 

叶修难受得只想哼哼,又不想在韩文清面前输了气势,正想放几句狠话,胃里就是一阵翻腾,只得硬生生挤出“嘿嘿”两字作答。 

韩文清对这种幼稚行为也是无语,犹豫了一晌,还是僵着手给老对头抹了一把冷汗,转身出屋。 

叶修松了一口气,从手边扯了条单子往身上胡乱一盖,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那次叶修睡到夜色深沉才醒来,更准确的说是被香味儿熏醒的。面冷心善的小韩同学为他捧回了一碗鸡汤面。

古人说鸡功之巨,诸菜赖之。小韩同志可能并未通晓医理药理,但这么平和温厚的汤在胃疼的时候喝,选择非常恰当。汤上泛着的鸡油,被韩文清细心撇去,只剩满屋鲜甜浓郁的味道,让人一口喝下去舒服非常,再吃一碗面,什么痛楚也平复了。 

不能说这碗鸡汤在韩叶恋爱史上有什么里程碑似的意义,可无论日后叶修再吃起什么来,都忘不了夏日里这一碗温温的汤。还是年少轻狂的时候,但在彼时彼地,竟然熨贴到无可替代。因为是昔日旧景,更披上了一层温暖色泽,映照着彼此的岁月,直到有一天,心与灵魂都划归为一。

 

 

兴欣全明星赛后两人确定了关系,生活方式却没有发生太大变化。一个继续留在兴欣做指导,世邀赛的时候随时接受征召。总局有意长期留任叶修任职,水磨工夫做了三年,人还在兴欣,没挪窝。韩文清退役后转入霸图管理层,并不在经济层面参与过多决策,但多年磐石威严依旧,在俱乐部说话极有分量,抓风貌的同时也带训练营。两人都发光发热得不亦乐乎。 

魏琛都问过这事儿,说你俩这是怎么回事,长期两地分居,啊?年轻人,容易情变啊。

他说得一脸沉痛,当事人倒是大义凛然。叶修一挑眉:我们这是为祖国事业做贡献去了,小情小爱先放一边吧就。 

魏琛把烟一掐就一脚蹬过去,快滚犊子吧您! 

韩文清夏季比平时还要忙碌,这次来京,还是压缩了各种日程,硬生生挤出来的。两人晨起没半分拖沓,上午有个重要会议,领队要进行陈述,韩文清作为顾问和老选手也要列席参与讨论。飞快地把自己打理妥当,叶修在韩文清威逼之下还是吃了个包子。 

走到总局门口的时候天气尚早,阳光明媚而不烈,空气中难得有夏日的爽朗味道,呼吸一口,神思清明。 

“准备得怎么样?”韩文清随口问。 

叶修比了个大拇指,笑着打量回去,直到目光相交,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一点淡淡怀念的影子。 

那次表演赛如同一个拐点,也像平静水面突然被投入的一粒石子,联盟期待有更迅猛的发展,也希望在飞速发展的时候保持平稳。表演赛结束后,联盟把选手们和俱乐部负责人留下来开了次讨论会,聚焦的问题不过两点: 

从业者——或者说选手和运营者的眼光和格局,决定了产业的发展和完整性。他们正走在成熟职业化的路上,如果做到这一点,必须依赖完整的商业模式和成熟的资本,这种情况下,选手应该如何配合?但如果过度商业化,电子竞技将沦为厂商的宣传工具,又如何规避? 

讨论极为热烈,叶修却没有过多发表意见。产业的发展和行业的艰难他都看在眼里,但选手第一关心的,应该是如何争取胜利。 

十年后叶指导关注点已有不同,普普通通一身队服,已有了深沉似海的气度:“这一届我们遇到的挑战是:打破旧有的,迎接崭新的。而我们将遇到了什么,我们又想做什么。面对行业发展,我们如何做到更职业?” 

那是韩文清没见过的叶修,光芒敛于内,站在台上侃侃而谈。叶修从来都能透彻的了解格局,却在少年岁月里不愿意纳入那个宏阔世界。这是他的坚持——作为选手,就应该成为利剑,胜利所向,一往无前。 

发展了十多个赛季,联盟的产业化和商业化仍然没有达到更平衡的契合点。但这一天,他愿意为所钟爱的项目站在更前沿,关注其流转嬗变。对叶修来说,这不是一次改变,更像是一种和解。 

最艰难的时候,四野空寂,便画火御寒。日子真的逝去如流水,那些他们曾为之努力过的一切,困扰的,挣扎的,欢呼的,雀跃的,全都在这个夏日里,铺展得漫天漫地。所坚持的没有改变,而所冀望的未来已在眼前。 

叶修像每一个同龄男人一样,普普通通,又有自己所坚持的,不肯抛弃的未来和希望。韩文清想,他和他是如此的不同,却又如此的相似。两人十多年才走到了一起,步伐是如此的缓慢,但写在一张纸上,就变成了一幅长卷,可以一起破开人生的孤单长梦。 

他们从来不故作高深,也不想装扮成苦心孤诣的苦行僧。人生信条就是不断攀登,成为勇者,那么唯一的目标,就是冲锋。

 

四 


来北京不能不去逛颐和园。 

两人见面后还是忙了好几天,终于空闲下来,叶修便难得热心地做一回地主,拉着韩文清去松腿抻筋。韩文清无语望天,不过是逛个园子,搞得像要跑全程马拉松似的,可见这人平时基本不锻炼。 

韩文清不是没来过,故宫北海长城,来北京比赛无数回,赛后基本都去了个遍,每个景点都能说道一二,根本不陌生。 

叶修乜斜着眼看他,跟爷走,带你看看老北京眼中的北京。老韩同志再次无语,老北京,真是十六岁就离家的老北京。 

可真正上了西堤的时候,一切却变得有所区别,这和他看过的北京决然不同:那些遗落在市井里的砖瓦,像个和善的老伙计,捧上一碗卤煮,再奉上一碗面茶,平易近人,与你念叨念叨胡同里的家长里短。而这长堤却有种魅力,繁华与萧瑟皆远,垂柳延伸至远方,水面空阔,旧时建筑沉默而安然的列席在侧。燕子飞过旧宫墙。 

韩文清站在叶修自小长大的古都里,感觉有点奇妙。白天巨大而僵硬,充满着现代化气息的古都消失了,太阳落进山坳,只余灿烂霞光。 

这是人造之景,却也是天成之奇。在这种境况下回望旧事,仿佛往昔之事从未经历过,如果在这种环境下检点平生…… 

“老韩,怎么不走啦?”叶修懒洋洋地笑,“不是‘我只知道往前,不懂得……’”

“不懂得如何慢下来。”韩文清神态自若地接话,不容置疑般,霸道利落掷地有声。

或许是氛围太好,或许是两个大神遇到了对方就返老还童,一路走一路揭短。赛后被扔过多少次矿泉水瓶啦、严肃的队长背后被贴过小乌龟啦、平地摔跤啦、收到粉丝情书啦全都成了互相挤兑的理由,幼稚到没法说。 

叶修促狭地看着韩文清笑:“不懂得慢下来的老韩同志,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第四赛季后你给我写过几封信吧,其中一封抬头还是‘叶秋同志’。”

韩文清伸手把叶修一勾,捂住那张嘴拖着人向前走:“哪儿来的信!别废话,看路!” 

叶修探头看看,发现铁骨铮铮的硬汉,耳朵尖有那么一点点红。 


表演赛后他们各自归队。北京站已经有些老旧了,车厢靠站台的一面已经挤满了人,两边行李架上也塞满了东西。

叶修来到北京,颇有点近乡情怯的意思,但临走的时候还是买了一包土产,扎扎实实地塞满了韩文清的行李箱。

那天恰好也是夕阳。夕阳下的少年,提着行李的你我,这样的场景构建,对于增进感情简直好到不能再好,而少年风发的意气,像荒原上的野火,在苍穹之下,旷野之上,燃遍一切,那火苗如同不灭的梦想,热烈而狂放,无穷无尽。车皮陈旧,满载着这些希望,远远奔腾而去。 

韩文清为人方正,不愿欠一丝人情,那时他并不想承认,除了对手之外,叶修在他心里的那一点点不同。而叶修提到的所谓的信,也只是韩文清附在特产包里便条而已。可巧就巧在有一年韩文清拜托亲人代寄海产,老一辈儿人作风也严谨,忘了问小辈儿到底是个什么朋友,又怕不周到不妥当,抬笔写了“叶秋同志”。 

叶修收到之后几乎笑撅过去,苏沐橙看了也忍俊不禁。

 

叶修把手抻出来,反手勾住了韩文清的肩膀:“老韩你说,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韩队长目不斜视气定神闲:“礼尚往来?” 

叶修切了一声,把手收回来:“我给你塞特产,纯属是想让你背个沉点的包。你还回寄?” 

韩文清使劲瞪他:“安点好心?” 

叶修摸摸额角:“诚信守诺,使命必达的老韩,我给你送锦旗?” 

韩文清快被他气笑了:“你就不能来点有气氛的话?” 

叶修眨了眨眼睛:“亲一个。” 

韩文清干脆利落把唇覆了上去,夕阳勾勒出他英挺的脸。 

更年轻的时候,他们就曾一起看落日,一起上下而求索。最初的相见就是这样,更复杂的尚在远方。你可以大步向前,可以勇敢奔跑,乃至乘风而去。

小虫悠闲地飞在草丛里,悄无声息地如同幻影。而日色染在他们的面容上,再缓慢而温柔地沉落下去。


的确,这已是另一条路了。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Fin-

又是一个夏天啦。《在兹》送给小狐狸,《从前慢》送给 @人生何处不相逢 小艾鲁,愿小小短篇能让你们快乐。

写了那么多年的体育评论,最爱写老将,韩叶也是这样。

我故事中的他们,可能永远无法轰轰烈烈地爱着,只能是两个破开人生长梦的人,比肩而行,有同样的勇敢而执拗,坚韧且温柔。

《在兹》偏老叶视角一点,《从前慢》偏老韩视角一点,简简单单的写几句他们,只愿一切岁月都流淌成平静的河流。 

霸图Only会发个小无料,A5文本,大概30本,请了亲爱的 @嘿~! 画插图


封面大概这两种随机 


就酱,霸图O见^_^

31 Jul 2015
 
评论(45)
 
热度(504)
© 北落师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