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天空不死,我就永远是一个观星者
 
 

[喻黄]星移

好神奇9月份明明发过呀是抽掉了么~这边再发一遍存个档好啦。

*时间节点是第八赛季结束后的夏休期,最后嘛,借下今年七夕的梗,英仙座流星雨极盛~

1、


黄少天不记得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很缓慢。

日光也徐缓,轻轻包覆下来,世界犹如一张巨大的网膜。抬头便可看东升西落,如同一副巨大的展开的画作,星辰铺展在眼前,如同命轮。

人们在马背上度过许许多多没有尽头的日日夜夜。他的工作,便是丈量那些巨大的星轨。银河蜿蜒而过,穿越苍穹。他在这土地上,夜夜枕星而眠。

黎明第一缕晨光射进山川。当那道光线将整个世界变得透明,便又要出发。


是日骤起狂风,他在这突袭中趔趔趄趄无法站稳。

“放心走,向前。”

那是谁的声音。


2、


G市的夏天还没过去,人人都斤斤计较的盯着温度计。

黄少天揉着头,一定是因为昨天看了部电影,才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他是被热醒的。

空调好像不制冷了。黄少天郁闷,随即抻抻手脚,翻了个身。

——偶尔也能不顾作息吧?这漫长的夏休期。

G市的热不止是高温,树叶岿然不动,全然听不到风声的召唤。空气似能凝成实体,隔绝了一切凉爽的善意。每个人都如同进入了热恋期……被热浪吻得呼吸不畅,大地吸收着无尽的热气。就应该抱着冰镇汽水,讲着没营养的话,大眼瞪小眼。

一点都不想出门——寸、步、难、移。


垂死挣扎了半响,一身都是黏糊糊的实在躺不住,还是爬起来冲了个澡,又狠命灌了一气凉水。夏天喝水如同救命方,一杯下去能见到佛祖,甘泉玉露世界清凉。

大早晨起来就这么热,这日子没法过了。黄少天悲愤的想,要是能有盘刨冰……俱乐部门口那家店做得不错今天一定让他多浇一勺炼乳多放一点红豆去晚了人就多了不如给队长也带一份。

旁边床位早空了,喻文州不在。


3、


虽然出伏了,但对G市丝毫没什么影响,满城燥热中,蓝雨的队长淡定抱臂不动如山。

黄少天在训练室门口探进头来:“队长,要不要吃冰?”

喻文州抬头看了他一眼:“进来吧,少天。”


黄少天难得沉默了下来。

电脑屏幕上是总决赛对轮回的第一场比赛,那场比赛打得极为惨烈:团队赛里索克萨尔被对方主将押枪直接连死,队长率先倒下,对全队都是巨大打击。而第二场……身为战队王牌的他,居然连上场拼命的机会都没有。

今年夏天的经历,对他们而言,实在不能算愉快。

总决赛就这么输给轮回,满怀壮志被直接掐灭。于锋转会百花,寻求更核心的位置更好的发展,全明星选手离队,空缺下来的位置却将由新人卢瀚文入替,蓝雨还没有双剑客的先例,需要大幅度调整战术体系。

都说喻文州是战术大师,却鲜少有人意识到他的控场能力出色在何处。好的牵引和指向,是容易被人忽略的。集锦会频繁收录的,是叶秋一杆战矛撕破敌阵,是黄少天持剑幻化出的七个剑影,是周泽楷弹无虚发一枪穿云。

好的控场,容易被描述成简单的手法。但一点角度一次布置不同,结果都可能千差万别。不同于肖时钦的无限细节和精确打击,不管是因为风格还是手速——或者两者皆有,喻文州都更看重节奏的掌控——恰当的技能使用、巧妙的位置移动、准确的阅读比赛和细腻的布置与解扣。

因为过于妥帖,所以竟不显眼。

只有黄少天知道,制造出空当并把握空当,让队友舒舒服服到达那个位置,是多难的事。“顺理成章”,是多少人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是更多人不会注意也不会去做的事。于锋在时,他们可以合纵连横互为援引,而现在……


黄少天越想越远半天都没回过神儿来,猛得听到自家队长清楚明白的声音:“觉得闷,我们就出去散散心。”

黄少天想,散心?我没有不开心,怎么会不开心。

八月的G市,到处都是清凉缤纷的彩带飘舞,路边的冷饮摊推出了夏日新品雪糕。路上满是傻白甜的情侣,还有字体艳到恶俗的花朵预订广告。

明天就是七夕,别说鹊桥相会柔梦佳期了,只要温度降下来一度,都是天赐良辰。

黄少天目不斜视直奔主题,如愿以偿的吃上了刨冰。

阳光从绿叶的间隙里纷扬而落,喻文州微微笑了笑:“明天市里肯定人多,不如,我们去爬山。”

黄少天觉得自己大脑有点当机。


4、


喻文州选好一件冲锋衣,拎起一个睡袋,又拿起一个头灯。

“所以说,队长难道没意识到我们都是游戏死宅吗虽然平时也有锻炼但运动量怎么能跟爬山比?更何况露营?更何况2000米啊海拔2000米!等等队长你怎么只选一人份你怎么会有装备啊难道你每年夏休都特训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队长求放过啊队长队长队长!”

还没等他眼神死到一百次,喻文州就再掀一铲土冻结了他所有技能。

蓝雨的基石,颖悟广闻的联盟战术大师说起话来不疾不徐:“带你去看流星雨。”

在去南岭的高速公路上,道路两旁有夏花不谢。有饱满的云层,一堆一堆卷在湛蓝的天上,偶尔有一朵长云,伏在远方,把道路剖为两半。美景带来的愉快的心情,截止到站在南岭山脚下为止,黄少天再一次退缩了。

“这么高这么雄伟看着一点都不好走还要背那么多东西!队长你真确定我们要爬么下雨怎么办云不散怎么办有不明生物怎么办!”

“少天,一会儿爬山别一下说这么多话,会喘不过来气。”

宅男也是有尊严的。联盟顶尖的剑客一不做二不休,开始了悲壮的旅程。

真走起来,倒发现这旅途没有那么面目可憎。这么高耸又连绵的山岳,真正走近才能发现它的可亲。森林蓊郁,有溪流欢快流淌。树叶沙响,百鸟啾啾。有薄淡的雾气流淌如同丝绸。

在风景如画的山间穿行,偶尔抬头能看到远方层峦叠嶂。

静僻幽静的山路,一直向上蜿蜒。两人交谈不多,只是一步步向前走着。


像一场不会终结的旅程。


5、


喻文州接好了支撑杆,喻文州撑起了外帐,喻文州砸好了地钉,喻文州挂好了帐篷灯。

黄少天把自己扔到草甸上装死。

喻文州觉得好笑,但心知他累,也不拆穿,拿了食物出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黄少天啃着能量棒在草甸上打滚,一甜解千愁啊。

喻文州叫他:“你看看这山。”

满眼都是葱翠的绿色,层层叠叠铺展到远方,长夏草木幽深,风过如同涛声。有几缕云飘散其间,这景色忽而鲜亮了起来,多彩又朦胧。

在城市里呆久了,所见的景色总是少了几许灵动,不能尽兴。而在山顶,可以让目力无穷伸展,天地开朗。

没多久就入夜了。流云飞渡,晚风也大了起来。山顶没有电灯,更没有城市里作为夜景装饰的万千光束。G市的夜晚灯火璀璨,何曾会如此伸手不见五指。

对方的脸在夜色的映衬下无法看清,被一层摸不到的纱隔开。

白日里肢体太紧张了,超负荷运转,用不着费力去想什么。而此时开始的暗夜如此漫长。

不知为什么,黄少天有点莫名的焦躁,聊点什么呢……要不,还是荣耀吧。

“队长……十区那个副本,是我帮老叶刷的。”

“我知道。”

“是,可是没亲口跟你说出这句,总是不安心。”

喻文州摸摸他的额角,像是无言的安抚。

“老叶还会回来吧,还有魏老大。”

“不回联盟兴风作浪,这老两位怎么安心?”喻文州逗他。

黄少天终于笑了起来:“嗯。”

这么简短的回答,一点都不像他。喻文州侧头看了看,说着与方才毫不相关的事:“于锋离队,你很在意。”

“我在意?我已经不在意了,他该去哪儿去哪儿,心不在蓝雨留也留不住,倒是明年我们夺冠他丧失了好时机。”

“少天。”没什么音调起伏,但他知道他懂。

——是的我在意。

我在意为什么兄弟舍战队而去,我在意蓝雨如何才能有更好的体系和前景,我在意小卢如何能更好的融入战队……我还在意你的压力。

在意……你。


手臂突然被抬了起来。

“我教你认认这星星。”

“看到北斗七星了吗?”

那星星从遥远而寂寞的时空传来的微光,刺破夜色的寂静。

“这一颗是织女星,这一颗是牛郎星,这一颗是天津四。”

手臂被带着,用指尖划出了一道漂亮的弧。

“这个方位,就是银河。”

眼前豁然开朗,星光一下就铺展开来。夏季银河从天顶倾泻而下,如同千万年的乡愁。没有野性和狂气,只有浩瀚与辽远,是这般波澜不惊。

“英仙座已经升起。”

那些在意和不在意的事如此渺小,屋子会拆掉,城市会没落,可即便是如恒星,也不能光华灿烂得以不朽。

“这将是今夜星空,最闪亮的风景。”

恒星如人一般:出生、成长、壮硕、衰老、消亡,而新的恒星将于千万年后在残骸中被重新点燃。

“你看,这么浩瀚的星空也可以用眼和手去丈量。”

生活在这个时代,你已无法倾听到某些呐喊,即使可以短暂的逃离,一切也不会改变。你眼里看到的是怎样的世界,那世界便会帮助你成为怎样的人。


黄少天再抬眼向苍穹望去。有无数星子从刚被指认的星座坠向大地,飘落如雨。

远方云气散尽,大地坦荡如砥。

他懂喻文州的意思。

目睹这天地,便知道天地间,不仅仅只有胜负这一件事。

你的道路,也从来不止于如此。


比赛有输有赢,那些人有来有去。

这世界有怀疑有梦想有希望,输了,便再赢回来,梦醒了,就再做另一个。最锋利的剑,需要用最滚烫的火才能淬炼铸就,而扎根在脑海中的信仰、面孔和冀望不会隐没。

你终能冲破这迷障,奔向广阔天地。


喻文州牢牢握住了他的手掌。


而且这世上除了兴废胜负分离,总有些事是不变的。

如果这个宇宙中,还有什么终极的逻辑——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自远古洪荒,你就在那里。


-Fin-

09 Dec 2013
 
评论(9)
 
热度(491)
© 北落师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