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天空不死,我就永远是一个观星者
 
 

[魏琛中心]老兵

*挺开心能看到之前的故事,真想看看少天和老魏是怎么相遇的,训练营里又发生过什么故事……于是在官设出来之前把去年7月这篇旧文贴了吧

*因为某些原因没写方世镜,所以有私设

*短平快一发完,其实只是混更新……

*献给神少年,献给老兵

 

1

 

季后赛首轮,兴欣vs轮回。

靠走位换来的时间优势,迎风布阵布下了死亡之门。可术士虽然有很强的施法距离,但只是相对于法系而言,神枪的射程天生就在法系职业之上,即使依靠死亡之手的属性提升施法距离,也并没有什么优势。

周泽楷的攻击速度太快,迎风布阵连连中枪,施法被打断。

……这个舍身为饵的使命,怕是完不成了。魏琛苦笑。

手速跟不上意识!如果是十年前……

没等到同队的救援,迎风布阵直接被轮回集火轰杀一波带走。

缺了一人又被中断进攻节奏的兴欣劣势渐现,队友一个接一个地倒下,场上己方只剩拿着千机伞的散人君莫笑。

 

“要输!”

魏琛是被吓醒的,这梦太可怕,让老皮老脸的他在梦里也有点挂不住。

好不容易换来重回联盟的机会,让魏琛多少有些患得患失。

摸着床头拿根烟叼上,才发现叶修也没睡,大眼瞪小眼跟天花板玩儿浓情蜜意——是因为多少有点兴奋吧。方锐白天刚答应加入兴欣,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补强,即使前半赛季或许要为转型磨合而买单,也为战术选择提供了无限可能。

“做梦了?白天输晚上还输?”讨打的口气永远不咸不淡。

“输个屁!谁想赢都得先过老夫这一关!”

“老魏同志,鉴于你的清醒认知,我在慎重考虑怎么摆脱某些人与生俱来的猥琐和已经残了的手速,去追寻光明美好的明天。”

“扯你娘的蛋!”魏琛一脚踹过去。躺回去翻个身,却再也睡不着了。

老魏曾是小魏。

 

2

 

老魏曾是小魏。在青葱得能掐出水的年纪,靠拳头打天下,一战立身,二战成名。怎么说都是身处浪漫之地X市,生于斯长于斯却培养出了西北汉子一般的粗豪脾性。明明相隔千里,那股子气质无法掩饰也无法斩断。

魏琛常站在阳光底下泪流满面,这么小清新的城市,怎么会符合我的画风。

不过对于魏琛,那些游荡的日子如同磷火一样,偶然一闪就消失了。十八岁的冬天,他排了四个半小时的队,拿到了自己第一张荣耀账号卡。

不久之后它拥有了自己的名字,术士,索克萨尔。

那时他也并不知道那个寒冷的冬日正是一个传奇的开端,也尚不能得知这个角色终将在荣耀世界里掀起怎样的波澜。荣耀游戏制作精良,又运营有方,用户增长极快。游戏方很快看到了市场的巨大空间,顺势建立联盟,发展职业联赛,也因为G省的玩家基础,吹来了邀请般的温润海风。

为了长远发展和资源获取,蓝雨战队在G市成立。联盟新立跟魏琛一起加入蓝雨的,还有一个剑客陈平章——一个同样没廉耻没下限但没自己英俊潇洒的剑客,啊呸,贱客。

他们开荒打Boss收集材料组织训练,精神百倍干劲十足。树不够绿,那就喷点儿绿漆,还有明天,一切并不着急。因为崭新,所以有传统观念的噬咬,有质疑声声的拷问。但仍然因为崭新,也仍能保有初始鲜亮的面貌。

 

3

 

有时候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

魏琛用一个六星光牢困住了黄少天。彼时后者还是在网游中纵横叱咤的Boss杀手,Boss刷新在哪里,他就百折不挠地抢到哪里,用无处不在的文字泡刷着屏横行霸道。算不上见者闻风丧胆,却也已在网游里打出了一片天。

可年龄和经验并不是谁比谁多吃了两把盐,黄少天一路喊着“会不会玩!会不会玩!会不会玩!”走进了魏琛布下的陷阱里面。

 

魏琛觉得黄少天像哪吒,而自己像李靖,手拿着宝塔,镇压他感化他……

“呸,只是为你的猥琐招安找一个理由罢了。”陈平章说着,随即刷卡登陆试剑。

是,试剑。

陈平章手持剑客角色,雪拥蓝关。

魏琛一路将黄少天押入竞技场,说是和陈平章单挑,还是时不时在旁边放出一个小技能,猥琐地打断黄少天的节奏。黄少天革命志士一般的吼声回荡在竞技场:“卑鄙无耻二打一要不要脸要不要脸要不要脸!”

饶是如此,二胜一负。潜行观察时,不急不躁一击必杀。正面相逢时,只余漫天剑气纵横。惊人的节奏控制,流畅而有韵律。这是天生的敏锐和技艺,怎能辜负?

两人一瞬间已在心里做出了判定。魏琛清了清嗓子,用他一生难得的正经腔调说:小子,职业战队,有没有兴趣?

在电竞仍然被人们当作不务正业的年代,陈平章一年就退了,没拿什么成绩,也没给人们留下什么记忆。雪拥蓝关不是顶级角色,拍遍全身能拿得出手的装备,也只有佩剑斩春风。建队伊始,一分钱都要掰成两半儿花。而第二赛季,也并没有能继承雪拥蓝关的人出现。角色被顺理成章的拆解研究,以待更强者。

第四赛季,黄少天横空出世,剑圣一剑,斩破虚空。

 

4

 

魏琛再见陈平章是在自己也退役了的四年后。

坐在人窗明几净的家里,不得不感慨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就像人家已经家庭事业两丰收,自己快三十还日日游荡。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与众不同的人生。

老友娇妻爱女家庭幸福得让他居然有点羡慕,伸手要抱抱陈家小女儿,心里难得生出几分温情。

魏琛是多少年的老烟枪,身上味道浓重。小女孩儿还没跑到魏琛怀里,闻着味儿就跑了。陈平章张嘴要说什么,被小女孩儿一抱封缄。

陈平章果断回头:“她嫌你臭。”多年后初见就落井下石,本来也不应该相信这家伙有下限来着。

 

魏琛翻了个白眼,心想今天我这是来遭罪了我,可来一趟也不能白来吧,陪着那小孩儿看了两集动画片,不是狗被挤碎了脑袋就是鸭子被咬碎了头。画面之惊悚让魏琛都瞠目结舌。

魏琛想,天天看这个,能不毁坏心灵么!为了少年儿童的身心健康,换台吧!

——也没好多少。抗日神剧一出,六军辟易。战壕上有人大义凛然左突右奔七进七出。“敌军的炮火啊!快躲!”“炸了炸了飞了飞了!”“啊!团长!啊啊啊啊啊!”老魏同志内牛满面,这是来打仗的吗?这是一解说吧!还是激情派的,嘴皮子堪比潘林。那是敌军炮火吗?那就是一炮仗啊!

这一下午闹腾的……有点脑缺氧。颤抖着拒绝了陪老哥们儿一起吃晚饭的提议,冲出门外就到路边小馆点了份凉皮儿。

电视里正好播着电竞的新闻:蓝雨击败微草,成为新科冠军。彼时喻文州已成就四大战术大师之名,黄少天一剑擎天锐不可当。

想起陈平章问他,你为什么要退?你怕啦?

自己豪迈地一掌拍上实木桌,孙贼喂!谁怕了!老夫英明神武审时度势,为了不给后辈造成太大压力离开联盟,多么得高风亮节!是啊我也想回去可惜君怀良不开啊哎嘿嘿嘿嘿。

电视里仍反复播放着决赛的精彩片段。蓝雨一飞冲天。

真好啊,魏琛听见自己心底在说。

年轻真好啊,他眼看着那些少年穿过惊涛骇浪,冲向未知的远方。

 

5

 

本来日子就这么过去了,都到这年岁了,除了荣耀,好像生活也没有别的乐趣了。

重新做出了死亡之手,混混帮会蓝溪阁,偶尔能翻到创建者的名字,打打副本抢枪BOSS,研究研究技能点看看是不是方便创收。

他并不知道未来的目标是什么,只能走一天算一天——这操蛋又理所当然的一切。如果没碰到那家伙,那个被放逐却不肯屈服,看似漫不经心实却坚定执着的家伙,会怎么样呢。可悲的从来不是苍老,而是被命运打磨的模糊不清的面目。他本就带着棱角分明的梦想而来,做不成以梦为马在春天复活的理想主义者,至少还是浸淫荣耀十数年没那么容易打发的浑人。

老魏就是老魏,不是别人,不会切一片柠檬,放几块冰用个瓷杯子喝。他三十二岁了,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回到自己的十八岁。

假如连这些都失去……幸好没有假如。

再站到赛场上,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呢?

老夫又回来了?你们没有胜算了少年快跪?姜是老的辣酒还是沉的香?

再见到索克萨尔又要说句什么呢——我老了,但你还能在游戏的世界里永远活着。

不管说什么,那句矫情点的话怎么说来着,都是对过往青春的祭奠。

祭奠怀念和……爱恋。

魏琛生生地打了个哆嗦,他妈的,老夫真不适合煽情。

 

新赛季,刷卡登陆的那一瞬间,魏琛有点恍惚,他曾在这片土地上搏杀过,而如今,站在对往昔的的幻觉与回忆之中,本以为已经燃烧殆尽的热情,对胜利的渴望与不甘,还能让他重新上路。

没什么可解释的,对这个三十二岁没下限的老男人来说——荣耀就是他的故乡,而他对那个世界……满怀乡愁。

 

21 Feb 2014
 
评论(5)
 
热度(79)
© 北落师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