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天空不死,我就永远是一个观星者
 
 

譬诸逝水

接了郎叔电话,惭愧于最近几次通话皆是由他打给我,也想起几件事。

生也晚,老父那时已四十有二,因此幼年绝少同龄玩伴,反而与一众大我四五十岁的叔伯订交,厮混长大。书画文玩虫鸟笛箫,大概皆由此启蒙。

叔伯年岁渐大,上山下河沟逛平郊的机会少了很多,而我年纪渐长,为不少事奔走繁忙——无事忙事事忙,相聚之日实不多也,少了很多当面受教的机会,无比后悔也无比遗憾。

郎叔,异人也。叔伯中京城闲雅者津城爽朗者皆多,唯他不同。散人白眼向天兀自飘零,他庶几近之。

郎叔祖籍中原一代,往上数四五辈来到北京,至郎叔时长相行事已经全无中原风貌。他是我父辈叔伯中年龄偏小者,赶上上山下乡,风霜十年回京,顶替父亲进工厂,闲...

12 Feb 2015

满纸云烟——杂书过眼录(1)

本是给朋友的推书+杂志稿,有些内容也发过微博,但想想不如以后固定每月写一写,整理整理交流交流,先把上个月的发上来也罢。读书百遍,其义自见。个人口味不同,眼内所见,笔底所写,都大有不同。有些书隐匿在书山书海之中,只隐约现出丰满骨肉。扫书不过是把这些鲜活形象提取线条,反复勾勒,兼博诸君一笑。

新书旧书皆有,有特殊版本会标注。类型混杂,不拘一格,亦可打发漫漫长夜。

《橄榄成渣》高军著

作者是豆瓣红人,文风用其网名便可窥见一斑——“风行水上。”高军的文字可慢品,虚实两掺,《世间的盐》短短一篇,不费力凝神就可读完。高军路走多了,盐也吃得不少。世间人情百态,总要有慧眼识得,再咀嚼凝炼,才能让更多人咂...

17 Nov 2014

别梦依稀

周末干了三件事:参加大学好友婚礼,给老妈过生日,去看了苏老师。

苏老师说今夏没喝桃胶汤,说的时候掸掸桌子,没什么精神,有点漫不经心。师母在旁边缓和气氛,说这也不是什么难得玩意儿,明年春天弄就是。

苏老师只笑,不说话。

那些和他一起观星写数据,跑野外搭帐篷的时光,细巧清淡也厚味绵延,贯穿我无声无息的少年岁月——拿着望远镜仰望星空,看到的其实是宇宙的过去。倒悬在海子里的星河,嘉峪关前万古长夜,都带着穿越时空的美丽意味,让人恍惚也让人沉醉。

犹记多年前的旷野里,他迎着长风讲如何调试主镜,如何使用赤道仪。那时候我觉得他神秘安和,窥得天道。如今他日复一日的只能蜗居一隅,因为眼睛不好,再不想提那些...

24 Oct 2014


半夜干完活儿,基本困劲儿已过,醒着也难受,睡着也难受。今年物候早,温度回升快,山桃都开遍了。望春玉兰应该早开了,早晨从地铁出来,看着白玉兰的小花苞在风里一摇一摇,特别可爱。

万事万物都相携相生,风是这座城市的影子——引着天光,把一切吹落又吹长。

你追不上风,那么有最最细微的感知也好,北京的春天虽短,但却如此让人沉醉。

不必追。

22 Mar 2014

所谓趣味

看累了想换换脑子,翻翻豆瓣捋捋书目录…………略有点囧。“西方某某引论”、“某某思想概论”,现在的新丛书要是再这么起名,总觉得空而无当,注水不实。

想起之前赵敦华先生给《古典哲学的趣味》写过篇序,说哲学导论可以有不同写法,可以按照哲学史的时间顺序写,也可以按照问题来归纳;可以由面到点,也可以由点到面。中国人介绍西方哲学的书,通常采取哲学史和由面到点的写法。

按阅读经验来说,此言无差。哲学为了引人思索,启迪心智,如果单纯条条框框下来,读者也只去记死名目,就真无趣了。

附一下赵先生那篇序吧。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482702/

 
09 Mar 2014

人语烟中始焙茶

去年难得闲散了一秋,冬天才忙起来。忙过了三个月才回过味儿来,得……又回到之前的那种状态了。

——三月伊始,书读半本,印稿写了半枚,磨在意义不大又不得不做的事情里,散漫只能又作罢。

阿闵远隔万里还在吐槽我,现在除了正经稿子和扒拉几篇同人,多半在扮学究推书,余者无关的,基本都湮在昔年里了。

见得着的想,见不着的,也就慢慢不想了。


李叔叔倒是年后那周又见了一次,约着一块儿去淘弄了点东西。他有点苍白,眉间带点霜色,走了几个旧书店都没开,竟隐隐带了怒气,和前两年全然不一样了。最后终于又见着了刘爷,找了几本能找的书——束之高阁,早已落满尘灰——可能看的人确实不多。刘爷找出书来也不忙卖,坐在门边

 
05 Mar 2014

年终总要总结嘛!

为什么发在文章页就糊啦!!!!

好吧,又到了年底啦,过了一个坎儿,心情和状态都好了不少。这么一年又一年总结下来,看着自己的点滴进步,也挺开心。新年愿望嘛,还是那句话——就算人生如梦,也不能失掉梦的情致和乐趣。会一直记得敬畏和赞叹自然,对世界永怀温热与好奇之心。

30 Dec 2013

人往风微

赵广超在《大紫禁城》里,提过一位日本建筑学者对中国古建的感受。他说这位学者,觉得中国宫殿的空间大到令人“茫然”。看到这段描述的几年后,在一场大雪中,我去颐和园闲逛,四野无人,地无走兽,屋檐挑起了天涯一端,所有建筑都被积雪沉沉覆盖。那一瞬间就觉得,天下间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看的景致了。

我对古建最开始感兴趣……可能跟源叔也脱不开关系。但等我认识这辈子或许都将与这个领域密不可分的时候,他不在了。

这几年走街串巷,捋着文保名录看古建,不觉得寂寞,只觉得欣喜,也觉得应该尽力所能及的事,分享讲述给更多的人。

新的计划已经开始实施了,想做的题目也找到了编辑接洽。我会一直记得:“攀缘在中国历史大厦的梁架之...

11 Nov 2013

此造物者之无尽藏

源叔:

咱说说话。

北京很久没连下过这么多天的雨了,我觉得雨天让人阴沉又让人软弱,泛着水汽,软塌塌的拧不干净,只有荷花亭亭净植,可我又不是它们。

还好路边总有买莲蓬的,顺带买了荷花两只来插瓶,之前阴干的小莲蓬也大致成样子了,秋天时拿出来摆估计更好。

刚搬家不久,是老房子,但是粉刷了一下觉得挺舒服,老式的窗台异常明亮,带着夏天有点炫目的光。要是咱俩,肯定是你果仁我豆干,放着刘宝瑞下着棋,厨房里飘着栗子煲的味道。

老房子可能接地气,插瓶的不易谢,种的长势好,蹭蹭的长,能听见声音的长。人家说二十三窜一窜二十五鼓一鼓,我怎么就不能这么长。

我去拜访李叔叔。他兴致勃勃的带我去看家里的陈设——甚至是衣柜,打理的整整齐...

 
01 Aug 2012

这是我最喜欢的疾风怒涛的季节

2012.6.21

最近在重温银英,今天闵也回来了,于是……两件突然就很想说的事情。

1

我不可能知道会不会真的有你——魔术师,奇迹的杨,爱喝红茶,愿意品尝醇香美酒的你,轻蔑军队却又晋升至元帅阶级的你,忌避战争却又不断获得胜利的你,想成为历史学者却不能避免宿命的你。

2012年的夏天,我站在景明楼前,注目那火一样的云彩落下,在群星闪耀天空的时候,突然就有温热的泪意。

你并没有让我更爱天文,却让我每每抬头都不由自主的寻找伊谢尔伦,那个未来聚满侠气与醉狂的故乡。

2

闵回来了。

2002年的春天,我和她在天津郊外第一次仔细观测星云,那星空无限壮美,对于年少的孩子,仿佛看见了全部的天与地。

鹰嘴和马蹄都是那么美丽的星...

01 Aug 2012
1 2
© 北落师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