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天空不死,我就永远是一个观星者
 
 

[韩叶]在兹

*小狐狸点的Kiss Cam梗,虽然还是……但我知道你是爱我的!

*退役设定

1、

魏琛不服气:“你这叫故作高深。”

叶修不同意:“怎么叫故作高深?”一磕烟灰深情抚摸,“你懂什么?这叫‘金不换’!”

“金不换”是个烟灰缸,被叶修从嘉世带到兴欣,从兴欣搬到上林苑,三朝元老,兢兢业业,从不无故离岗。且见证过很多历史事件,又因故曾被搁置过一段时间,非常沧桑。

叶修幼时也算接受过精英教育,多年在外,普通话仍说得字正腔圆,念起来这词儿来饱含热爱,一唱三叹,有点动人。

魏琛不屑:吹,就吹吧,也就你拿个破烂当宝贝。叶大神说什么东西好什么就好,啧啧啧,小心大话说多了会闪腰。

——俗话说一语成谶,不过如此。叶修温柔狡黠一笑,推开键盘,伸了个懒腰。

“……哎……呦……”


陈果有点着急,又莫名生气,把他拉去熟人的医馆做针灸。当值的小X医生是镇馆老中医的儿子,端的是家学渊源,白净斯文,架一副眼镜。叶修眯着眼远远一望,呦,这不是安文逸失散多年的堂兄安文鸣嘛……

小X医生里里外外指点了他一通:什么面色不好胆气虚耗啦,肾气不足容易疲劳啦,人生于天地四时之间,要顺天时而动啦……一堂养生讲座开下来,被训的那位不住应声,态度良好。

暴雨梨花针劈头盖脸打下来的时候,叶修还默默估着小医生的手速。

这操作!这认穴之精准!啧啧,要是对付骷髅勇士,百分百爆佩剑没跑!这手指灵活度,练个几年,都能掌握连突。但这伤害低啊,这么细的针扎下来,血条得什么时候才能清空。单一攻击也是不行的,低阶技能总要搭配来使用啊。

要说叶修同志这种行为,其实是不对的。享受着祖国花朵,牺牲业余时间的小X医生提供的精心治疗,体会不到传统中医的博大精深也就罢了,躺在病床上还一劲儿想如此着三不着两的东西——虽不至自绝于人民,但人民也不能让他好过啊……

小X医生看病人心不在焉,一问三不搭理,便怒从心头起。脸上阴晴不定,下手也不轻柔了。急症虽需缓治,但今天就让丫看看什么叫立竿见影,小哥豪迈地一撸袖子,走你!

“……嗷……”


叶修揉着腰心有余悸的往上林苑走,心想下次可不遭这份儿罪了。冬天的H市总有几分阴冷,被楼宇切割的天空灰蒙蒙的,懒散的阳光照在这条街上,与多年前并无二致。自己当初是怎么鬼使神差地走进兴欣网吧的呢,俗气点说……恐怕还是命运吧。

有的时候想想,第十赛季就像一个梦幻,草根儿队伍仗着悍勇的杀意最终夺旗,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是场奇迹。

但奇迹都是人造的,盛宴之后也是曲终人散时。战后总有荒烟弥漫,无主的战马打着响鼻儿,遍野凋零。

还好兴欣不一样,两名老将虽退,但人不走心也不走,薪火不灭凝聚力不散。野草一样的生命力,让他们有惊无险的度过了核心战术调整期,渐渐转变一些打法,减少赌博式的奇袭,靠拢正规军。而不是像某些人想象的那样,如一颗流星,转眼消逝不见。

从现在出发再到另一个巅峰,会是一段更长的旅程。可想想再登巅峰后,老相识们的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儿,嘿,这附加条件太值。


照理说现在的生活也很有滋味儿:战队带着,兄弟陪着,小孩儿敬着,老板宠……老板罩着。

叶修有点迷茫,我这日子过的,人生赢家啊,怎么心里还有点空落落的呢?

非典型性青春期患者叶修大大,抬头四十五度角叹了口气,要说少了什么,那只可能是——

仰视浮云驰,故人不在兹。


2、


同一城市有多支战队,共同举行全明星赛的先例不是没有,但因为涉及到场馆具体事务的安排和接待,多半还是以一支战队为主导。

今年兴欣捞到了这机会,陈果异常兴奋。作为观众时她都全情投入,更何况这次开在自家门口。虽然会有专门团队负责此事,还是拉了全队开个小会一起筹谋。


兴欣众基本对全明星赛都持中立态度,参与无妨,却也不会投注太多目光。

叶修转成技术指导后,本来就已不用参加这“劳什子”,此刻更是老神在在提不起劲儿,一手夹烟,一手揉腰。

可按陈果的意思,是要比赛间隙给叶修补办一个仪式。第十赛季结束,叶修干脆利落地宣布退役,转入幕后,背影太过于潇洒,让身为老板的她遗憾不已。

叶修摆摆手,办什么办,都过了好几年了,咱不搞这形式主义。活蹦乱跳的哪儿都好,又赖定战队不挪窝,也不用搞十里长亭洒泪送别不是。况且四面冠军奖牌都挂在我床头,他们抢也抢不走。

陈果看着他,想张口反驳,形式主义怎么啦,有时候形式主义也不能少。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看着他懒洋洋的笑容,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


叶修是那种人,看似不动声色,实则心明眼亮。

退役以后叶修曾经回过家。不知道他是怎么跟家里沟通的,但“逆子沉迷网游多年离家不归”这顶帽子往下一扣,就永远算不得衣锦还乡。

与时间和解……需要时间。

可这样一个亲吻刀锋之人,坚定己心向前奔跑,岁月终究不能磨折其光华荣耀。他是田野里的一棵树,根已经扎进很深了,还在使劲儿的长,不停地长。


陈果犹自伤感,叶修飞速的扫了眼流程,大笔一挥朱批了一处。

“老韩不用安排接待了,我来。”

瞬间会议室里起哄架秧声此起彼伏。

“哎?”“咦!”“呦……”“哦……!”“早去早回!”“灵隐寺求的符别忘了带!”

每个人一句话都恨不得夹杂十个个标点符号,复杂之心情可见一斑。

陈果则略带迷惑又担心地看着他。


叶修潇洒地一挥手,缓步蹭出门去,把所有鄙视的眼光都甩在身后:“瞎操心,手下败将,何足挂齿。”

因为背对着众人看不到,叶修自己也无法控制地弯了嘴角。

你们这些俗人,从来不知道老韩是君子。

就是这位君子他只动手,不动口。


3、


念兹在兹,那故人就这么来了。

叶修盯好了班次,站在接机口等韩文清出来,心里莫名的还挺踏实和安定。就像很多年前的一个夏天,阳光明亮鲜艳,少年们涌动着热血,蝉声漫过轻风,时间好像都不曾移动。

叶修是这么定性的,多年老友,尽地主之谊,好办事,好说话,全然不理自己其实接待不出什么花。


韩文清一身黑色风衣,利落冷峻,方圆十米之内迅速清场,震慑技能,无冷却。

叶修三秒一步蹭上去:“呦,老韩。”

韩文清遥遥打量他:“你怎么半身不遂了?”


男人之间表达情谊的方式有很多。

有人是十年之后你我各陪陌生人左右,有人是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仍然自由自我永远高唱我歌。

叶修和韩文清是另一种:所谓熟稔,就是不需言传,互损互撩后依然信任相托。


韩文清来过H市多次,加上未来三天也需要精力去应付,根本就没安排什么余兴节目,拎着拉杆箱大步流星直奔酒店而去,走了几步发现某个联盟知名懒散人士似乎真出了什么问题。按理说一米七八的身高,小伙儿不驼着背时也很挺拔的,是怎么走出平移的效果的?不像装的,真抬不起腿,迈不了步。

叶修前些天刚闪了腰,小X医生的治疗法虽见效快但需要巩固,碍于所谓“淫威”叶修不敢再登门,一来二去就没好利索。今天接机站久了,被冷风一拍,他是真疼。


韩文清把他拉到一边:“解释解释,怎么了?”

叶修非常从容:“腰闪了。”

韩文清:“……”


韩大神不间断的眼神攻击持续时间略长。叶修想,我冤枉,您有赫拉克勒斯的体格没错,但我不一样啊,我……可怜我这阿喀琉斯之腰啊……

韩文清向来是实干派,一如既往说来就来,把行李箱放好,一巴掌就糊在叶修腰上。

手掌火热力度适中,这么揉捏了几下,就像一股真气直透体内似的,叶修顿时就舒坦了。

我们不能说是韩文清的医术好过了小X医生,这么评价是对传统中医的不负责不尊重。只能说,手法不同效果不同,对象不同,效果就更不同。

人啊……


叶修缓过劲儿也不忘接着撩拨:“师傅手艺真好,既会按摩,又会正骨。”

韩文清似笑非笑看了他一眼,并不答茬。

一人有一人的交流方式,有人愿意什么时候都逗你乐一乐,也挺好。


兴欣永久租用的萧山体育场,开幕当天火热非常。韩文清退役后转入霸图管理层,随队机会不多,也已经很久没踏入这场馆了。两人从工作人员通道进入,却坐进了普通坐席,更方便感受现场气氛。

今年的主题是“烙印”,展现历史与新生的对撞,请了很多名宿到台上走一遭。

而萧山体育馆,这座兴欣与嘉世的共同主场,见证了荣耀最开始的荣光。古老又年轻,就如同这种奇异的融合,在过去与未来交汇之地,开启新的篇章。


第一天安排的是与首届全明星赛制相同的新秀对抗赛,人们喜闻乐见的新秀战老将,此次并没有被采纳。叶修扼腕,早知道应该走后门让主办坚守赛制,安排黄少天一挑七啊……而趣味比赛则是花式投篮,创意堪比几年前的热血躲避球。

叶修慨叹了一声:“这是打壁球吧。”

一眼都没瞧已经全然无语的韩文清。


全明星的主菜永远是最后一天。

叶修望着大屏幕,眼睛里明明灭灭,播放的集锦片段,闪过了一叶之秋和大漠孤烟。

在叶修看来,韩文清是个很有趣的人。

外界给他加注的无数注脚,有时候过于粗暴。你说他独断专横,其实他意志坚定,却永远以战队利益为准绳。你说他偏执强硬,其实他一往无前,却不会不加变通。

韩文清退役了,他获得上一个MVP已经在久远以前,但是从初始到最终,他一直被认定为联盟最好的选手之一,且不仅仅因为随着年龄愈加精准的走位,关键时刻见血封喉的技能释放,融入骨髓的意识和判定。

所以一切都可以扔给时间淬炼,沧海横流后,你还是你。


场内司仪在向到场的名宿们致辞。陈果终究没能给叶修办成退役仪式,却依然借了这种形式,改向所有的传奇致敬。

传统不灭,信念不灭。无论如何嘴硬,这些老兵,只要站在比赛场上一刻,便有战意在血脉里叫嚣奔腾,就算所有的愿望都已成真,也依然知道前方永远有些东西值得你追寻盼望。

没有谁能凌驾于战队存在,但和岁月赛跑并最终获胜的你,就是传奇。


场馆里热闹极了。极致的快意,极致的乐趣。

叶修看着这座再熟悉不过的场馆想,他们越来越好了。

是联盟,也是兴欣。


这是他们的腾飞之地,也是他的告别之地。

可每一天太阳都是崭新的。

——那是夕阳,更是旭日。


4、


擂台赛和团队赛的间隔时间长,现场玩起了Kiss Cam,这是比赛间隙最流行的“接吻游戏”。当现场大屏幕对准观众席上的观众时,一般相邻而坐的两人便会接吻,人气向来很高。导播通常会厚道地把镜头停到一对情侣面前,当然偶尔也有整蛊栏目,群众乐此不疲。

今天都快玩儿到尾声了,彩蛋还没出现,不少观众交头接耳,导播突然良心发现放弃传统节目了?不能够吧。

等到镜头停下,全场轰然一声就爆了。

屏幕上的两张脸,赫然是叶修和韩文清。

霸图,兴欣……不,不止,还有嘉世。

这两位为何会坐在一起,群众已经不想探究了,主办安排退役选手坐在一起也很正常。但让这宿敌二人当众接吻……

接吻?!


两尊大神比观众镇定得多。

叶修望了望屏幕,侧头用口型说:“愿赌服输。”

韩文清瞪他。

叶修哈哈一笑,转头对摄像机耸了耸肩。韩文清脸色如常,看不出喜怒,双手交叠放在身前,并不回应。

全场议论纷纷,嘈杂不休。是,游戏而已,不必当真。但化敌为友?在十年宿敌这种惯常宣传下,是很多人脑海里一秒都不会存在的东西。

也难怪,他们就像远古的战神,各执旌旗,引领着各自队伍的方向。一者如山,壁立千仞;一者如海,浪涌波涛。他们应该永远站在两座高峰上,遥遥对峙。不能输,不会倒下;不能死,不会凋零。

导播也不笨,一看已经达到了娱乐效果,立刻收了神通转走了镜头,毕竟是荣耀创世的两尊神,不好太过分。

下一秒比赛环节再起,场内灯光又暗了下来。

团队赛的比赛用图已经浮现出来——“星空基地。”

人工要塞,曲线单纯而流畅,闪着金属光泽。光线从基地的背面照射过来,明暗交错下,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美的秩序。远方茫茫黑暗里,有隐约的星辰彼此衔接,韵律起伏,如同乐章。

重要的是,这曾是第一届全明星赛主办方嘉世选用的团队赛用图,选用它再次暗合了赛事的主题。

致敬历史,迎接新生。

谁也没看见,黑灯瞎火中,叶修百年难见的讪讪一笑,摸了摸鼻子,抽了抽眼角,这颗老心,突然就有点惆怅和温柔。

星光璀璨,无遮无拦。往事深阔,都奔来眼底。


5、


那时候都年轻,血气方刚,这个年纪的小伙子要想对抗无非两种方式——文斗和武斗。“三月初三X阳公园门口见”这种方式,显然是残忍又粗暴的,文斗才是展现运动员精神风貌的好方法,全明星赛又是天然适合互殴的好时机。

第一次全明星赛,就这么暗潮汹涌。

这幅图不好打,但霸图队长一如既往地表示:看我怎么拳拳到肉锤死你,杀气森森冻死你……嘉世队长也不好惹:这图,地形!这图,宇宙空间中的巷战!这图,争取核心地点如攻城哇,哥十岁就熟读《孙子兵法》,看我弄不死你呀……

虽然说那届全明星团队赛的胜负手最终没落在二位身上,架不住人家火力旺气势足,赛后握手眼神还火花四溅噼里啪啦的。所以说感情都是打出来的,人都喜欢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个想着他的战术我还可以再利用利用啊,那个想着不同于老韩的拳法家,怎样更好地融入我们团队控制别人啊。一来二去就上了心,几次就够了,何况从网游时代开始多年不断?年轻人本来除了胜负心就没有什么隔夜的仇,事情发展到后来就只能用更贴切的文词儿形容了:惺惺相惜。


叶修挺喜欢这幅图,但因为是全明星特供,此番也不过是第二次见到,有点惊喜。他这边还想着旧事,现场齐齐发出了一阵惊呼。

两队从地图两端刷新,但并没有像十年一样,进入到基地内部,面对错综复杂的迷宫,而是短暂的漂浮在地图的角落。如果不是bug,那就是有其他的触发方式。当细微的星子不断飘到眼前时,某位枪手福至心灵的开了一枪,开启了新制的隐藏地图“乌有之乡”。

虽然简化了物理参数,但是基地间隔一段时间就会开启的内外连接通道,仍然给选手带来了不小的挑战。而即使运行中的基地保持相对静止,也无法避免宇宙射线和NPC战舰的滋扰。

星辰的辉光夹着纵横交错的战斗光效曳撒下来,由全息的视觉效果来呈现,美丽到让人窒息。

不愧是荣耀,一直向前,一直创新。叶修看得有趣,恨不能下场一试,扭头看身边,韩文清大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赛后联盟安排了晚宴。没退役时叶修就对这种活动避之不及,现在更是没有身为主人要陪客的自觉,幸好韩文清也对这场合兴趣寥寥。叶修不动声色的拉起他的VIP移动到大厅一角,轻车熟路地从偏门溜了出去。

过了这条小马路就是住处了,叶修直觉应该说点什么,但又觉得不用没话找话。这么多年,两人都是这么相处过来的,碰到一起话永远不多,行动交流全凭默契。

可今天……不一样吧。叶修隐约觉得有什么事儿就要破土而出。而此刻韩文清就这么笔直地向前走,并不侧头看身旁的人。


叶修想,老韩这么大个人,还跟我闹这等别扭。他霸图的汉子呀,就是这么的外刚内柔。

“叶修。”

一不做二不休,我说出来算了,再请他吃顿饭。这叫天时地利,买一赠一……

“叶修。”

接连两声终于叫回了叶修的魂儿。

起风了,入夜已经有点冷,街面上飘着浮灰,韩文清的声音明明在耳边,又像从极远处遥遥传来。

“就像你说的那样。”


就像你说的那样。

没头没尾的一句话,叶修却极为迅速地领会了含义,低头半晌不语。

他终于了悟了英明神武生涯中的那一点点困扰。他曾经渴求却不知道在渴求的,他曾经寻找却不知道在找寻的。

是一个秘密,也是一种默契。

他们是天生的对手,这么一直较着劲儿死不松口,似乎有点幼稚有点可笑,仿佛谁先开口谁就是服输。

可今天有什么墙似乎已被推倒了。所有的一切,都让他们重温了少年旧梦,就如同做一个告别——不是告别光辉岁月,也不是告别内心的渴望。而是在身处这种时刻,才仿佛到了过去与现在的交契点。认清了过去,才能看到向你招手的未来。这种感觉前所未有,是血液里苏醒的力量。像亮起了一盏灯,又像看到了光阴的另一面。心火被点燃……恐怕就再也无法扑灭了吧。


叶修重新抬头和韩文清对视,挑了挑眉:“愿赌服输?”

韩文清定定的看着他,最终也没忍住嘴角那一点笑意,走过去抱住了对方。

“嗯,愿赌服输。”


从二十岁到三十岁。

如果这是一场豪赌,那么水到渠成,谁都没有输。

——接纳你,如同接纳我自己。


他们再次并肩走过这个路口时,有一些东西已经彻底不一样了。

千山万水,故人总能相逢。而以后……无论是战火硝烟弥漫或者平常生活,都能过得清淡如水又豪情万丈。

无情岁月增中减,这条路顺着走下去,就能慢慢看到不一样的风景。

反正岁月还长。


-Fin-


什么,你问作者写完了么?当然写完了,这就是个老家伙们水到渠成告白的故事!亲上了么?抱都抱了当然亲上了……我没写,你还没看见吗……别闹!


16 Mar 2014
 
评论(38)
 
热度(632)
© 北落师门 | Powered by LOFTER